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余光中


收藏(0)
余光中,祖籍福建泉州市永春縣,1928年10月21日生于江蘇南京,在秣陵路小學讀書(原崔八巷小學)1947年入金陵大學外語系(後轉入廈門大學),1948年隨父母遷香港,次年赴台,就讀于台灣大學外文系。1952年畢業。 1953年,與覃子豪、鍾鼎文等共創“藍星”詩社。後赴美進修,獲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學位。返台後任師大、政大、台大及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現任台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2012年4月,84歲的余光中受聘為北京大學“駐校詩人”。大女兒余珊珊是英語翻譯。
台灣詩人,籍貫福建泉州市永春縣桃城鎮洋上村(母為江蘇人,故也自稱“江南人”)。重九日生于南京,先後在秣陵路小學(原崔八巷小學),南京市第五中學(原南京青年會中學)讀書,1947年入金陵大學(1952年並入南京大學)外語系(後轉入廈門大學),1949年隨父母遷香港,1950年赴台,就讀于台灣大學外文系。1953年,與覃子豪、鍾鼎文等共創“藍星”詩社。後赴美進修,獲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學位。返台後任師大、政大、台大及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現任台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當代著名詩人和評論家。
余光中是個複雜而多變的詩人,他寫作風格變化的軌跡基本上可以說是中國整個詩壇三十多年來的一個走向,即先西化後回歸。在台灣早期的詩歌論戰和70 年代中期的鄉土文學論戰中,余光中的詩論和作品都相當強烈地顯示了主張西化、無視讀者和脫離現實的傾向。如他自己所述,“少年時代,筆尖所染,不是希頓克靈的余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所釀業無非一八四二年的葡萄酒。”
80年代後,他開始認識到自己民族居住的地方對創作的重要性,把詩筆“伸回那塊大陸”,寫了許多動情的鄉愁詩,對鄉土文學的態度也由反對變為親切,顯示了由西方回歸東方的明顯軌跡,因而被台灣詩壇稱為“回頭浪子”。
他/她的經典名句
他/她的經典作品
《尋李白》 —— 13條句子
《余光中的詩》 —— 41條句子
《聽聽那冷雨》 —— 22條句子
《聽聽那冷雨》是余光中四十三歲到四十六歲之間的文集,其中的二十八篇文章,從抒情的《聽聽那冷雨》到幽默的《借錢的境界》,從書評、序言到詩論、樂評,都是我余光中第三次旅美回台以迄遷港定居之間的心情與觀點。《聽聽那冷雨》一篇風行兩岸,多次選入台灣及大陸的課本及散文選集。
《左手的掌紋》 —— 12條句子
本書是從余光中全部散文創作中“精選”出來的。它囊括了作者五十年間散文創作各個時期的主要代表作,從最早發表的《猛虎與薔薇》、《石城之行》,到近期問世的《螢火山莊》、《金陵子弟江湖客》。
本書是論入選作品寫作時間的跨度之長,近作與新作的數量之多,本書恐怕當屬迄今為止大陸所出“余選”之最。 “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這是文壇對台灣著名學者余光中公認的形容。而今,余老又用他的左手為讀者奉獻上一道精神大餐,散文集《左手的掌紋》選其作品五十多篇,有短到數百言的小品,也有長逾萬言的巨制;有純粹的抒情文,有夾敘夾議的雜文,還有不折不扣的論文。無論篇幅與文體都不拘一格。這些散文或記海外見聞,或寫讀書雜感,或寫域外游蹤,或寫人情世故,或抒思鄉懷人之情,內容廣泛,不拘一格,編選者從余光中散文創作的整體性和多樣性出發,整體勾勒出這位活躍在當代世界華文之林中的文學巨擘,從浪跡天涯到譽滿中外的人生軌跡與心路曆程,...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 11條句子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是余光中50幾歲時的散文作品集,比其早期作品,味道醇厚許多,用詞遣句依然講究,比原來的文章好讀多了。余光中早期抒情散文,有過分雕砌的毛病,到《記憶像鐵軌一樣長》時,他的抒情濃度、用典、敘事,彼此交融,渾然一體。 這本集子有20幾篇文章,收錄了余光中1978年冬到1985年之間21篇散文,有隨感、劄記、人物、游記。作者的才識、學樣、情懷、趣味,在不動聲色的記敘中呈現出來,他寫電話、火車、汽車、女兒的男朋友,妙趣橫生。這些日常細節,實際關涉到現代化、心理學等多種問題。余光中感慨現代生活節奏加劇,用書信追憶古典情懷。科技將人徹底改變,現在人們越來越依賴由疏遠關系組成的網絡,甯願跟陌生人互相試探,不願敲開隔壁的門。
雙管在握的作家要表現一種經驗時,怎能決定該用詩還是散文呢?詩的篇幅小,密度大,轉折快,不能太過旁鹜細節,散文則較多回旋的空間。所以同一經驗,欲詳其事,可以用散...
《余光中精選集》 —— 10條句子
在台灣文壇上,在大陸最廣為人知、並為各界欣賞的作家大約只有余光中了。當年他僅憑一首小小的《鄉愁》就賺得無數人的眼淚,至今仍令許多飄泊海外的游子為之唏噓感慨淚濕襟衫。余光中的四十年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入,其以現代詩和散文享有盛譽,堪稱雙絕;他還寫評論、做編輯、從事翻譯,其獨特的筆法,光耀中華文壇,其詩作多發抒詩人的悲憫情懷,對土地的關愛,以及對一切現代人、事、物的透視解析與捕捉,該書選錄了他精彩作品中的一部分。
《等你,在雨中》 —— 9條句子
余光中……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
《等你,在雨中》可稱余光中愛情詩歌的代表作。詩作名曰“等你”,但全詩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無奈,而是別出心裁地狀寫“等你”的幻覺和美感。黃昏將至,細雨蒙蒙,彩虹飛架,紅蓮如火,“蟬聲沉落,蛙聲升起”。正因為“你”在“我”心中深埋,所以讓人傷感的黃昏才顯得如詩如畫。“我”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你來不來都一樣,竟感覺/每朵蓮都像你”。蓮象征美麗與聖潔,詩中的蓮既是具象的實物,又是美與理想的綜合。因此詩人把約會的地點安排在黃昏的蓮池邊。像電影中的特技鏡頭一樣,等待中的美人從紅蓮中幻化而出,“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嫵媚動人,豔若天仙。蓮花與情人的清芬之氣,使“我”如癡如醉,物我兩忘。如果不是瑞士表悄悄地告訴“我”七點已到,真不知會沉迷至何時!情人在時鍾指向七點時翩翩而來,幻覺本應在“我”與情人的擁抱和熱吻中化為現實了,然而詩人匠心獨運...
《逍遙游》 —— 6條句子
《逍遙游》共二十篇文章,論篇幅則長短懸殊,論文體則兼具知性與感性,論寫作地點則遠隔重洋。前十二篇知性文章里,有《象牙塔到白玉樓》《剪掉散文的辮子》《從靈視主義出發》一類的長篇正論,也有《迎七年之癢》一類的雜文和《偉大的前夕》一類的畫評。後面八篇作品則全為抒情散文,有的略帶自傳而寫實,更多的是恣于自剖而寫意,可以說是我壯年的詩筆意猶未盡,更伸入散文來賈勇逞能,比起正宗的散文來多一點詩情,比起詩來又多一點現實與氣勢。
《歡呼哈雷》 —— 5條句子
《鄉愁》 —— 4條句子
《余光中散文》 —— 3條句子
《名家散文典藏:余光中散文》在文體上,此書分為三輯:抒情散文二十二篇,知性散文十二篇,小品文十一篇,大致可以代表我在這幾方面著力的比重。其問的區別當然不是絕對,因為說理可帶感情,抒情也不違常理,在前文的概說中我已有分析。我一向認為:抒情散文切忌一味抒情而到濫情的程度,所以我對所謂散文詩並不放心。另一方面,我又覺得文學評論不宜過于古板以至無情,所以在說理的主線上不妨流露性情,且用比喻、音調等等來助興。也就因此,我的散文里有一點詩,而論文里有一點散文。此言說來似乎有些調皮,其實在中國的古典文學里頗多前例。
《石城之行》 —— 3條句子
《絕色》 —— 3條句子
其他著名人物
誰喜歡他/她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