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三行情書[404]》

    北川理惠

    多年以前,在成都女作家潔塵的散文里看到過一種說法,她將藝術引發的美感分為"絲綢質感的"與"棉質的"兩種,前者舉例如比亞茲萊所繪的《莎樂美》插圖,後者則引用了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中渡邊寫給直子的一封信。信寫得舒舒緩緩絮絮叨叨,沒有一個華麗字眼,全是些日常生活中最平淡的瑣事,也看不出什麼銘心刻骨的思念,就好像他們從未分開。倘若輕聲朗讀,會覺得是某個晴朗的星期天下午,兩人在一個房間里各忙各的事,男人隨口對女人說著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麼,有一搭沒-搭地。這樣的平常。渡邊寫給直子的信,必然算是情書了。雖然看上去和人們所習慣的"情書"全然不同。閱讀《三行情書》之後,我立刻想起了這封信,想起"棉質的"比喻。柔軟的,舊舊的,樸素的,家常的。洗過很多次之後干干淨淨、略有些褪色的。貼身的。有一點點接近于無的清香。

    上一辑: 尋找前世之旅[30] 收藏(6) 下一辑: 伊斯坦布爾假期[18]
123456789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