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江城[31]》
    彼得·海斯勒

    《江城》是《紐約客》專欄作家海斯勒的中國紀實三部曲的第一部。《江城》講的是地理,以地為中心;《甲骨》講的是曆史,以時為中心。《公路中國》探討經濟,追蹤發展的源頭,探究個人對變革的應對。如前兩本書那樣,它研究的是中國的核心課題,但它不是通過解讀著名的政治或文化人物來實現這個目的,也不做宏觀的大而無當的分析,它相信通過敘述普通中國人的經曆來展現中國變化的實質。這三本書有一個共同的中心因素:時間。
    《江城》1996年8月底一個溫熱而清朗的夜晚,我從重慶出發,乘慢船,順江而下來到涪陵。涪陵沒有鐵路,曆來是四川省的貧困地區,公路非常糟糕。去哪里你都得坐船,但多半你哪里也不會去。在隨後的兩年,這座城市就是我的家。在這里,我有時是一個旁觀者,有時又置身于當地的生活之中,這種親疏結合的觀察構成了我在四川停留兩年的部分生活。2001年,也就是《江城》在美國出版的時候,一條通往重慶的高速公路通車了,一條鐵路也正在修建之中,基本上再也沒有人坐船去涪陵了。這座城市正在飛速發展著,在過去的二十年,那樣一種轉型變化的感覺——接二連三、冷酷無情、勢不可擋——正是中國的本質特征。很難相信,這個國家曾經完全是另外一種模樣,是19世紀西方人眼中“永遠停滯的民族”。2003年,三峽大壩一期完工後,不斷上漲的江水將陸續淹沒那些江畔之城,這多少令我有些傷感。而對于大多數中國人來說,這正是不斷變革的對應面:貧窮、爛路、慢船。這並不是一本關于中國的書,它只涉及一小段特定時期內中國的某個小地方。從地理和曆史上看,涪陵都位于江河中游,所以人們有時很難看清她從何而來,又去往何處。在1996年至1998年間,我學會了熱愛涪陵。能再次回到長江上的感覺真好,哪怕它的舊時激流只存于我的記憶之中。

    上一辑: 一個吊絲的成長史[3] 收藏(0) 下一辑: 尋路中國[10]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