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筆記 - 余秋雨 - 名句子 
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山居筆記[23]》

    余秋雨

    《山居筆記》一書的寫作,始于一九九二年,成于一九九四年,曆時兩年有余。為了寫作此書,作者辭去了學院的行政職務,不再上班,因此這兩年多的時間十分純粹,幾乎是全身心地投入。投入那麼多時間才寫出十一篇文章,效率未免太低,但作者的寫作是與考察聯在一起的,很多寫到的地方不得不一去再去,快不起來。有一次為了核對海南島某古跡一副對聯上的兩個字,幾度函詢都得不到准確回答,只得再去了一次。這種做法如果以經濟得失來核算簡直荒誕不經,但文章的事情另有得失,即所謂“得失寸心知”,為學嚴謹的態度可見一斑。
    在作者的總體計劃上,這本《山居筆記》是他以直接感悟方式探訪中華文明的第二階段記述。第一階段的記述是《文化苦旅》,在那本書中,他背負著生命的困惑,去尋找一個個文化遺跡和文化現場,然後把自己的驚訝和感動告訴讀者。但是等到走完寫完,發覺還有不少超越具體遺跡的整體性難題需要繼續探訪。作者將這些問題歸為:對于政治功業和文化情結的互相覬覦和生死與共;對于文化靈魂的流放、毀滅和複蘇;對于商業文明與中華文化的狹路相逢和擦肩而過;對于千年科舉留給社會曆史的功績和留給群體人格的禍害;對于稀有人格在中華文化中斷絕的必然和祭奠的必要;對于君子和小人這條重要界線的無處不在和難于劃分。隨後,余秋雨便創作了這本《山居筆記》。

    上一辑: 行者無疆[68] 收藏(0) 下一辑: 千年一歎[32]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Goto Top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