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分成兩半的子爵[11]》

    卡爾維諾

    《分成兩半的子爵》和《不存在的騎士》加上早先的《樹上的男爵》,組成了一套充滿智慧的寓言似的幻想小說三部曲。它們後來在意大利以“我們的祖先”為標題,重新出版。《不存在的騎士》故意對騎士小說進行了笨拙的模仿。故事中不可能的英雄阿格利魯爾夫是一套空的盔甲,但又確確實實有英勇的戰斗表現,這招來其他騎士的憎恨,以及一個活躍的女騎士布蕾達美特的愛,此外一個對戰斗著迷的理想主義者兼志願者雷姆巴特則對他無比崇拜。阿格利魯爾夫為了保住騎士的名譽,被迫找遍歐洲以證實他十五年前救過的一個處女的清白。在他的尋找中(對中世紀傳奇小說的必有情節的滑稽模仿),他躲開寡婦普蕾斯茜爾拉的勾引,從蘇丹的後宮里救出那個不情願的處女。
    《分成兩半的子爵》發生在中世紀後期,是一個關于泰拉爾巴的梅達爾多子爵的令人恐怖的故事,子爵在他第一次和土耳其人作戰中被一枚炮彈正好炸成兩半。他回到奧地利的領地--從字面上說,是半個人--,成為了邪惡的化身,他送給孩子毒蘑菇,將忠心的奶媽趕到麻風村,對一個美麗的牧羊女進行吸血鬼似的求愛。當子爵的另一半奇跡似的出現,並試圖消除這些傷害時,宿命中的沖突就不可避免了,小說皆大歡喜的結尾和故事本身一樣令人驚奇。作為一個現代人的寓言(被孤立,被傷害),這部小說有深刻的寓意。作為對有關好人與魔鬼的基督教寓言的故意模仿,這部小說也是機智和清新的。
    《分成兩半的子爵》討論了缺憾、偏頗、人性的匱乏。故事的起點是非常簡單、非常鮮明的意象或情境:劈成兩半的子爵,兩片人體各自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一半是邪惡的子爵,極盡破壞之能事,一半是善良的子爵,處處助人。爬到樹上的男孩不願意下來,一輩子在樹上度過;一具中空的甲胄自認為是一名男子,不斷貫徹它自己的意志力。故事由意象滋長出來,而不是來自作者想要闡述的理念;意象在故事之中的發展,也全憑故事的內在邏輯。這些故事的意義——准確地說,這些故事以意象為基礎而衍生的意義網絡——總是有點不確定的;我們無法堅持一種毫無疑義的、強制認可的詮釋。

    上一辑: 卡爾維諾文集[13] 收藏(0) 下一辑: 我們的祖先[12]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