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 《史鐵生自選集[10]》

    史鐵生

    藝術要反對的,虛偽之後,是熟練。有熟練的技術,哪有熟練的藝術?藝術要反對的,虛偽之後,是熟練。有熟練的技術,哪有熟練的藝術?
    熟練(或嫻熟)的語言,于公文或彙報可受贊揚,于文學卻是末路。熟練中,再難有語言的創造,多半是語言的消費了。羅蘭·巴特說過:文學是語言的探險。那就是說,文學是要向著陌生之域開路。陌生之域,並不單指陌生的空間,主要是說心魂中不曾敞開的所在。陌生之域怎麼可能輕車熟路呢?倘是探險,模仿、反映和表現一類的意圖就退到不大重要的地位,而發現其主旨。米蘭·昆德拉說:沒有發現的文學就不是好的文學。發現,是語言的創造之源,即便幼稚,也不失文學本色。在人的心魂卻為人所未察的地方,在人的處境卻為人所忽略的時候,當熟練的生活透露出陌生的消息,文學才得其使命。熟練的寫作,可以制造不壞的商品,但不會有很好的文學。

    上一辑: 原罪·宿命[4] 收藏(0) 下一辑: 我二十一歲那年[6]
誰喜歡這個专辑
隨機標簽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