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阿爾貝·加繆


收藏(0)
阿爾貝·加繆(AlbertCamus),法國小說家、哲學家、戲劇家、評論家,存在主義文學領軍人物,“荒誕哲學”的代表。他于1957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1960年不幸遭遇車禍英年早逝,年僅47歲。加繆高揚的人道主義精神使他被成為“年輕一代的良心”,如今,半個多世紀後,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加繆著作及其思想的重要性,其成名作《局外人》也一再重版,印數突破千萬冊。
加繆在50年代以前,一直被看作是存在主義者,盡管他自己多次否認。1951年加繆發表了哲學論文《反抗者》之後,引起一場與薩特等人長達一年之久的論戰,最後與薩特決裂,這時人們才發現,加繆是荒誕哲學及其文學的代表人物。
他/她的經典名句
他/她的經典作品
《阿爾貝·加繆經典語錄》 —— 241條句子
《西西弗斯的神話》 —— 83條句子
《西西弗斯的神話》收集了加繆眾多的隨筆文論,它們能更好地幫助我們理解《鼠疫》《局外人》《墮落》和《第一個人》,以及哲學作品《西西弗斯的神話》。其文筆簡潔、明快、樸實,始終保持著傳統的優雅筆調和純正風格。
人生就是荒謬,正如日複一日滾石上山的西西弗。加繆一層一層地剝離人生虛幻的外衣,將其荒謬的本質赤裸裸地揭露出來;然而荒謬不是絕望,因為看穿幸福的同時也就看穿了痛苦。在加繆的哲學思想中,荒謬是作為起點而提出的,他從荒謬這個前提出發對心靈進行探索。
雖然《西西弗神話》從創意醞釀到寫作定稿,是在1936到1941年的幾年間斷續寫成的,但它仍具有內在的哲理上的完整性與系統性,它從荒誕感的萌生到荒誕概念的界定出發,進而論述面對荒誕的態度與化解荒誕的方法並延伸到文學創作與荒誕的關系,這一系列論述構成了二十世紀西方文學中最具有規模、最具有體系的荒誕觀。
加繆在《西西弗的神話》中如此評價自己作品...
《局外人》 —— 75條句子
《局外人》是加繆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義文學的代表作品。它形象地體現了存在主義哲學關于“荒謬”的觀念;由于人和世界的分離,世界對于人來說是荒誕的、毫無意義的,而人對荒誕的世界無能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對一切事物都無動于衷。 《局外人》以“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開始,以“我還希望處決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來看,對我發出仇恨的喊叫聲”結束。小說以這種不動聲色而又蘊含內在力量的平靜語調為我們塑造了一個驚世駭俗的“荒謬的人”:對一切都漠然置之的莫爾索。
全書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從默爾索的母親去世開始,到他在海灘上殺死阿拉伯人為止,是按時間順序敘述的故事。這種敘述毫無抒情的意味,而只是默爾索內心自發意識的流露,因而他敘述的接二連三的事件、對話、姿勢和感覺之間似乎沒有必然的聯系,給人以一種不連貫的荒謬之感,因為別人的姿勢和語言在他看來都是沒有意義的,是不可理解的。唯一確實的存在便是大...
《鼠疫》 —— 36條句子
《鼠疫》是加繆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通過描寫北非一個叫奧蘭的城市在突發鼠疫後以主人公里厄醫生為代表的一大批人面對瘟疫奮力抗爭的故事,淋漓盡致地表現出那些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擁有“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大無畏精神的真正勇者不絕望不頹喪,在荒誕中奮起反抗,在絕望中堅持真理和正義的偉大的自由人道主義精神。
小說講述阿爾及利亞的奧蘭發生瘟疫,突如其來的瘟疫讓人不知所措。政客狂妄無知,掩飾諉過,甚至想利用災難來獲取利益;原來過著委靡不振生活的小人物,憑著黑市門路,為人民帶來各種禁品,突然成為了城中的風云人物;小百姓恐慌無助、自私貪婪,每天都只是過著頹廢生活。瘟疫城市被重重封鎖,無人能夠自由進出。被困在城中的人民,朝思暮想著住在城外的親朋好友。一位到城公干的記者被迫過著無親無友的生活,只有寄望參與自願隊消磨時間。主角里厄醫師這時挺身而出救助病人,與一些同道成了莫逆之交。不過,他的妻子卻遠在療養院,生死未...
《異鄉人》 —— 16條句子
他們說,媽媽死了,我沒哭;這是無情,該死。隔天就和女友厮混;這是不孝,該死。挑撥朋友仇家互斗;這是不義,該死。我合該天地不容,人神共憤,但你們企圖用來拯救我的那一套,又算什麼?我殺了人,只因夏日陽光太刺眼……世界總是喋喋不休地告訴人們,行為舉止甚至思想應該如何符合社會約定俗成的、種種道德規范下的節度。但是,默爾索,一個居高臨下的鳥瞰者,冷靜自持,無動于衷,漠視七嘴八舌急于發表意見和批判的群眾。他倦于給出令人滿意的標准答案,他對合乎禮俗但不合于自己真實感受的事物,無法找到適當的對應方式和距離,于是,他被大家指責為無情、不孝、不義。默爾索不知道在與世界沖撞的窘境下,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他鳥瞰自己,也鳥瞰他人,探索內在情感與外在世界的關系。他還沒找到答案,如何給別人(何況是別人“想要的”)答案?在這種種荒謬的情境中,默爾索凸顯了“獨立的個人”的困窘。在他沒找到答案之前(可能窮極一生都在摸索),...
《The Myth of Sisyphus》 —— 15條句子
《反與正·婚禮集·夏天集》 —— 12條句子
本書為《加繆文集》第三卷,散文集《反與正》敘述了童年生活;《婚禮集》和《夏天》表述了對生活的熱愛和對死亡的恐懼;附《瑞典演說》是1957年作者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後發表的演說。
《卡利古拉》 —— 11條句子
《卡利古拉》包括加繆戲劇作品和加繆論戲劇兩部分。加繆戲劇作品中包括《卡利古拉》、《誤會》、《戒嚴》、《正義者》、《阿斯圖里亞斯起義》五部作品。《卡利古拉》是加繆對人類存在課題一次非常猛烈的撞擊。《卡里古拉》是一出大戲,一出揭示人與神、權欲和人的本能欲望沖突的古典大戲。
影片的場景很像戲劇:主要以內景表現了古羅馬帝國朱里亞·克勞狄王朝的三個皇帝,表現了重重宮闈中的血雨腥風,表現了權勢者的轉瞬成空。如此宏大厚重的曆史背景,如此紛紜複雜的矛盾沖突幾乎全部在內景展開。
《加繆全集》 —— 11條句子
中文版《加繆全集》分為四卷:一卷小說、一卷戲劇、兩卷散文,凡兩百余萬字,由著名法國文學專家柳鳴九先生主編,以法國伽利瑪出版社權威的七星叢書版為文本依據,邀約丁世中、李玉民、沈志明等法語界精英譯者擔綱翻譯。除了《局外人》、《鼠疫》、《西西弗神話》等膾炙人口的作品以外,還翻譯了他的所有劇作,以及包括政論和文論在內的全部散文作品。《加繆全集》稱得上是漢語出版界有史以來作品收羅最全、譯本也最權威的加繆作品總集。
《加繆全集》收錄作品齊全,它是按照法國加里瑪出版社權威的七星叢書版翻譯過來的,不僅重譯了加繆的《局外人》和《鼠疫》等著名小說,而且翻譯了他的所有劇作,以及包括政論和文論在內的全部散文作品,而且還有加繆基本完成、但尚未定稿和出版的小說《第一個人》。全書之前有柳鳴九寫的長篇總序,簡明扼要地評析了加繆的生平和作品,對時代背景中涉及的一些重大問題有獨到的精辟見解,對于讀者極有參考價值。 早在2...
《卡繆劄記》 —— 10條句子
書信和劄記最能呈現一個人內心的諸貌,從卡繆的劄記里,我們更能了解這位被稱為「以睿智與熱誠,闡明了我們時代良知」的偉大心智與情感。
一九五七年,四十四歲的法國作家阿爾培.卡繆因「其作品的整體對當代人的良知所臨的題做了透徹的闡述」而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他和沙特一樣,以內涵深刻的著作和強有的人格在本世紀中葉的法國乃至世界文壇產生巨大影響。兩人因某些哲學命題的不謀而合,以及社會活動中的聯擊,通常同被歸為「存在主義」的代表作家。但是,卡繆的思想是完全自成體系的「荒誕哲學」:人在宇宙中的處境,毫無任何個體的意義,人的處境只是荒謬而已。
誠然,人生荒誕的觀念以及表達這種觀念的文學並非卡繆首創,但是卡繆畢竟是以明白曉暢的語言對現代人的荒誕感做了全面、系統、深入的論證和描繪,在他理論體系中,荒誕是「起點」,反抗。而他的一些著名的著作中也一再以荒誕做為主題。他並且在小說中創造出一種杜斯妥也夫斯基那樣深沈...
《置身于苦難與陽光之間》 —— 10條句子
二戰後法國有兩位號稱“精神領袖”的人物,一是薩特,一是加繆。加繆還被稱為“法國的良心”,他的散文素以散淡、樸素又寓意深長著稱。《置身于苦難與陽光之間(加繆散文集)》選錄了《反與正》和《反叛者》的部分章節,都是人們研究加繆時必會提到的篇章。在《反與正》中,加繆以凝重的筆調回憶了自己的艱苦童年,他的思想的基本出發點在此已有清楚的表現。《反叛者》展開對人生更深入的探索,“光活著是不夠的,還應該知道為什麼活著”,他對人生提出的問題和思考,震動著無數人的心靈。
《反抗者》 —— 7條句子
《反抗者》是法國存在主義大師加繆的代表作之一,如果說加繆一生創作和思考的兩大主題就是"荒誕"和"反抗",如果說哲理隨筆《西西弗神話》是加繆對于荒誕哲理最集中的闡釋,那麼《反抗者》就是全面闡釋他反抗思想的理論力作。笛卡爾有一個舉世聞名的命題:"我思故我在",把思想提高到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存在的唯一標志、唯一條件。加繆在《反抗者》中,則提出這樣一個命題:"我反抗故我在",將反抗視為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存在的標志與條件。
加繆在他的小說、戲劇、隨筆和論著中深刻地揭示出人在異己的世界中的孤獨、個人與自身的日益異化,以及罪惡和死亡的不可避免,但他在揭示出世界的荒誕的同時卻並不絕望和頹喪,他主張要在荒誕中奮起反抗,在絕望中堅持真理和正義,他為世人指出了一條基督教和馬克思主義以外的自由人道主義道路。他直面慘淡人生的勇氣,他“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大無畏精神使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不僅在法國,而且在...
《重返蒂巴薩》 —— 6條句子
《墮落》 —— 5條句子
阿爾貝?加繆(1913—1960)是法國聲名卓著的小說家、散文家和劇作家,“存在主義”文學的大師。1957年因“熱情而冷靜地闡明了當代向人類良知提出的種種問題”而獲諾貝爾文學獎,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諾獎獲獎作家之一。
加繆在他的小說、戲劇、隨筆和論著中深刻地揭示出人在異己的世界中的孤獨、個人與自身的日益異化,以及罪惡和死亡的不可避免,但他在揭示出世界的荒誕的同時卻並不絕望和頹喪,他主張要在荒誕中奮起反抗,在絕望中堅持真理和正義,他為世人指出了一條基督教和馬克思主義以外的自由人道主義道路。他直面慘淡人生的勇氣,他“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大無畏精神使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不僅在法國,而且在歐洲並最終在全世界成為他那一代人的代言人和下一代人的精神導師。
其他著名人物
誰喜歡他/她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