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 登入 | FaceBook登入  

V·S·奈保爾


收藏(0)
V·S·奈保爾(維迪亞達爾·蘇雷吉普拉薩德·奈保爾爵士)(V S Naipaul,1932年-)西印度作家、游記作者、和社會評論家。他的小說描寫各種文化中那些疏離于社會、一生都在尋找自我身份認同的個體。
他早期的小說有淡淡的幽默色彩。《神秘的按摩師》(1957年)是他的處女作。這是一部描寫特立尼達島窮人生活的諷刺文學。《比斯瓦思先生的房子》(1961年),是首次得到了公眾認可的諷刺文學。《大河灣》(1979年)是以政治為主題的作品,也是他最知名的小說。除了《大河灣》,其他政治主題的小說還有《游擊隊員》(1975年);《世俗之路》(1994年),和《浮生》(2001年)及其續篇《魔豆》(2004年)。奈保爾還寫游記,記載了所見所聞和心路曆程。《幽暗國度》(1964年)記錄他的印度之旅的感想。《在信徒中間》(1981年)描寫中東;《南方一轉》(1989年)描寫了美國南部。他還有關于非洲、加勒比地區的著作。奈保爾1932年8月17日出生于特立尼達的查瓜納斯一個印度移民家庭,先後就讀于西印度群島和英國牛津大學。畢業後奈保爾定居英國。1990年他被封為騎士,200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他/她的經典名句
他/她的經典作品
《米格爾街》 —— 12條句子
《米格爾街》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爾初試啼聲的成名作。十七個如刀鋒般閃亮的短篇小說。一幅線條簡潔傳神的速寫眾生像。冷峻而細膩,幽默而傷感。馬爾克斯、帕慕克、略薩和阿來皆為其擁躉。
講述的是弱勢群體毫無希望的故事,讀來卻絲毫沒有那種了無生氣的窒息之感。在米格爾大街貧困、髒亂的社區景象中,人們似乎活得有滋有味,其中不乏草根社會的幽默氣息。奈保爾這本書的精妙之處在于,通過小人物的想入非非,揭示了植于瑣屑欲念中的民間理想。一方面總是某種虛幻的東西在支撐著人生。
米格爾街生活著一群有脾氣、有盼頭的小人物:“哲學家”波普,要做一樣叫不出名字的東西;“藝術家”摩根,揚言美國國王會來買他的花炮;“詩人”布萊克?華茲華斯,在寫一首全世界最偉大的詩;“瘋子”曼曼,頻頻參加議員競選;“機械天才”巴庫,百折不撓地改造一輛輛進口汽車……
他們興高采烈地,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大河灣》 —— 10條句子
奈波爾未曾明言《大河灣》發生于何處。不過,讀者不用怎麼推想,就知道這則一九六三年至七三年的故事是剛果(薩伊)的曆史;位于大河灣道岸上無名的城鎮也可斷定是剛果東北部的省府基桑加尼(Kisangani)。
《大河灣》寫的,就是剛果那段內戰頻仍、人民流離失所的曆史。
二次大戰結束後,歐洲人紛紛自殖民地撤退,非洲國家也一個個獨立起來,邁向現代世界。然而急遽的變革帶給非洲人民的只是茫然、不安和騷動,抗爭四起,到處都是流血叛變。
東海岸發生大規模血腥屠殺之後,「新世代的非洲」終于來臨了。是的,殖民政府走了,此時掌權的總統是頭戴豹皮非洲酋長帽,手里握著權杖的軍人。他用盡心力鞏固他神般的地位,在這個大河轉彎處的國家里,大大小小的建築物,學校,商鋪,旅館,大漢堡店,都掛著他偉大的照片,接受全民的敬仰。他用「公民同志」稱呼人民,表示平等,卻又建立「國家園區」,讓少數人特享歐洲文明。
故事主人翁...
《非洲的假面劇》 —— 10條句子
《非洲的假面劇》記錄了作者奈保爾2009年至2010年間在非洲烏干達等國家的游曆見聞。奈保爾從非洲的中心烏干達出發,先後經過加納、尼日利亞、象牙海岸、加蓬,以及非洲最南端的南非。奈保爾以一個旁觀記錄者的身份,將位高權重的國王、普通的販夫走卒、外來宗教的皈依者、古老非洲信仰的追隨者的百樣形態一一記于筆下。
在非洲的各個角落,都有神秘的占卜師拋下石頭,傾聽神諭,與死者通靈,預測未來吉凶。這些神秘的儀式,將人帶回...
《我們的普世文明》 —— 10條句子
《我們的普世文明》是貝爾文學獎得主奈保爾最重要雜文集,為國內首次出版,書中收錄的作品是奈保爾創作40年間在不同文明的沖突與融合地帶的觀察與思考。從出生地特立尼達到祖輩的家鄉印度,再到美國和其他更遠的地方,他關注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為我們提供了一種鮮明的奈保爾式報道。
本書所收錄作品是奈保爾創作40年間在不同文明的沖突與融合地帶的觀察與思考。從出生地特立尼達到祖輩的家鄉印度,再到美國和其他更遠的地方,他關注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為我們提供了一種鮮明的奈保爾式報道。通過描畫一個個被曆史、經濟和文化敵對破壞了的混亂世界,他探究了從印度到美國的各地社會在應對現代化挑戰時的不同反應 。
奈保爾描畫了一個混亂無序的世界,同樣揭示了將你我相連的人性。機敏中帶有刻薄,通透又直言不諱。一旦讀過這本文集,就再也無法用從前的視角去看世界了。
《康拉德的黑暗我的黑暗》 —— 10條句子
諾獎得主奈保爾自傳性質的隨筆集,中文版首次出版,收錄作家隨筆名篇《閱讀與寫作》《自傳之前言》《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兩個世界》等,獨家揭秘奈保爾代表作《米格爾街》《畢司沃斯先生的房子》創作背後的故事。
十一歲,他有了當作家的夢想;二十三歲,開始寫作;二十五歲,出版第一部作品;六十九歲,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靠死記硬背,讀完高中課程;大學之前沒有讀完一本書;前往倫敦決心當個作家時,身上只有六英鎊;但父親給了他寫作的抱負。
他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爾。
普魯斯特說,寫作靠天賦。
奈保爾則說,寫作靠的是運氣和辛勞。
這本書見證了一個人如何克服重重困難開始從事寫作這件“高貴的事”;也見證了一個作家如何在這個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角色:這是奈保爾的克服黑暗之旅。
《幽黯國度》 —— 10條句子
1962年,奈保爾首次踏訪印度-他父祖輩的家園。從孟買、德里、加爾各答,再到他外祖父的故鄉,這個有著暖味身份的“異鄉人”與“過客”,見到的是無處不在的貧困與丑陋,感受到的是震驚、憤怒、疏離、鄙夷與失落。春了一貫的冷嘲熱諷與孤傲尖酸中,後殖民情境中的印度亂象是那麼的令人無奈與絕望。這一年的印度之旅其實也是他企圖探詢自己的曆史與身份認同的內心之旅,而他的收獲卻是看到:印度屬于黑夜-一個已經死亡的世界,一段漫長的旅程。本書被奈保爾寫得像畫家做的畫,可以說,不論他以何種文學形式書寫,他都是個大師!
《抵達之謎》 —— 9條句子
奈保爾(V.S.Naipaul)在《抵達之謎》中,描繪了英國威爾特郡鄉村曠野的景色,包括生活在那里的人及他們身上所發生的變化;同時交替穿插著自己寫作的曆程和外出旅行時的心情記錄。這部被冠以“半自傳體小說”(一種純粹杜撰的稱謂)的作品,打破了紀實與虛構、小說與散文的界限,以類似印象畫派的筆法,捕捉外界事物留存在心中的影像――那些跳躍的記憶光點、閃爍的人影、生活碎片、鄉野景色和朦朧的傷懷之情。它們在憂傷調性統領下,使流淌的語詞所呈現的一切,具有永久回味的意味;仿佛是對逝去歲月所作的一次邀請或回訪。
世界急速流轉,一切都在不斷被拆除、重建,每個生命都疲憊不堪,去往何處尋找自己的精神家園?
奈保爾赤裸裸地展現了他生命中的孤獨、脆弱、焦慮,以及他敏銳細膩的感受,這是作為作家的他所擁有的資質,也是作為人的他所承受的負擔。——《出版人周刊》
這是奈保爾的自傳體小說。他遠離塵囂,棲居在英國的一...
《看,這個世界》 —— 9條句子
世界常常簡單到不足以撐起一個故事,又常常複雜到難以用百科全書說出一點皮毛。在《看,這個世界》(舊譯名為《作家看人》)中,“21世紀最無可爭議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爾真誠講述了自己觀察與感受世界的方式。世界前進得如此之少,就像開始時一樣,依然需要用言辭來掩蓋事實。
《看,這個世界》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V.S.奈保爾觀察和感受這個世界的方式。
“我已經說過,我很早就意識到存在著不同的觀察方式,因為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到大都市。嚴格說來,可能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我找不到一個過去,一個我可以進入和考慮的過去,這種缺失讓我感到痛心。”
“ 我知道自己父母的情況,但是再往前就不清楚了。我家祖上的事含混模糊。父親還是個嬰兒時,我爺爺就去世了。傳給我的家史僅此而已。現在我們追憶的只是一個家族傳說,有些內容誇張浪漫,或者完全是編造的,因此不能信以為真。”
《信徒的國度》 —— 9條句子
《信徒的國度》是V.S.奈保爾最重要的文化隨筆,同“印度三部曲”並重,在奈保爾的非虛構作品里占有重要地位。1979年,奈保爾一路走過伊朗、巴基斯坦、馬來西亞與印度尼西亞等伊斯蘭文化比較集中的大片地區。在半年多的旅途中,奈保爾對伊斯蘭文明一邊觀察一邊記錄,對文明的流失表示憂患,對蒙昧表示憐憫,對混亂和暴力表示憤怒。其筆力所及、心力所及,都是對文明及其沖突的憂慮、對文明“受傷”與敗亡的憂慮,以及對強勢如歐洲文明的憤怒。對奈保爾的文化隨筆,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予以贊譽:“V.S.奈保爾將深具洞察力的敘述和不受世俗侵蝕的探索融為一體,迫使我們去發現被壓抑曆史的真實存在。”
其他著名人物
誰喜歡他/她

 

名句子

總有觸動你的句子